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八卦 > 红星神泣现实主义成主流 形态创新成热潮

红星神泣现实主义成主流 形态创新成热潮

2020-01-09 13:14

在“影视榜样·2019年度总评榜”影视论坛环节,来自剧集和综艺的两组嘉宾分别围绕剧集创作的“破局”与综艺节目“迭代”挑战进行了深入讨论。爱奇艺副总裁戴莹、著名导演刘江、《一本好书》总导演关正文等参加了论坛讨论。

影视作品要观照观众内心

2019,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进入破局之年,作品越发观照观众的内心需求。一批现实题材作品,在弘扬主旋律的同时秉承着对当下社会生活的思考和时代表达,为今后的影视剧创作,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。

谈到破局,爱奇艺副总裁戴莹在影视论坛上提出,2019年的精品剧集增多,这就是影视行业的“破局”,虽然市场热度不比从前,但剧集的质量“春意盎然”。

柠萌影业副总裁顾洁慧也表示,“破局”的潜台词是有困局,过去的一年中,大家在新的压力下,找到了新的突破口,压力转化成了创作者的动力,“这个动力就是追求更加精品的内容,观众在成长,创作者也需要更新、需要迭代,需要和观众一起成长,这是我所理解的破局。”

对于现实题材创作中出现的“悬浮剧”“伪现实剧”现象,导演刘江特别强调,现实主义跟现实题材不是一回事,现实主义是一种创作方法,一部现实主义作品要反映时代,反映生活的本质,反映人性的本质,创作者要对人性和生活有深入的理解。“比如《老酒馆》,它虽然拍的是特定年代,但精神依然可以映照当下。”刘江认为,如果影视创作只反映表面现象,它本质上跟观众根本无法同呼吸,没有这种内心的沟通,它就是伪现实的。

戴莹也指出,现实主义最贴近生活,如果不做真正的现实主义,观众很难代入。对于创作者来说非常重要的一点,就是自己的现实主义作品,能对社会产生什么现实主义的意义,“比如《破冰行动》上线后,观众对公安干警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敬意,这就是一部作品的意义所在。”

《外交风云》去年播出后,在年轻观众中引发了追剧热潮。该剧总制片人高军总结说,拍摄这个题材时压力特别大,剧中的外交会议和外交谈判特别多,为了让年轻观众看得进去,主创团队想了很多办法。但《外交风云》播出后,剧中的外交会议片段特别受欢迎。“其实这个片子拍下来,我们总结了经验,不能一味地迎合青年观众,有些方面我们是需要引领的,尤其是这种主旋律的大剧,年轻观众其实对重大历史事实的新鲜感特别强。”在高军看来,一个时代要有一个时代的担当,我们处在这个时代,有责任传递历史,《外交风云》突破了观众的各个年龄段,“事实证明年轻观众可以和我们心意相通。”

综艺“迭代”需加注文化含量

2019年国产综艺的市场继续在扩大,电视端“综N代”依然保持着强劲增长,而内容、形式的更新显得更为迫切。这一年,网综进一步大跨度迈进,出现了不少前所未有的类型突破。对综艺节目的创作者来说,创新依旧是永恒的命题。

对于行业热议的“迭代”现象,《一本好书》总导演关正文有自己的思考,《快乐大本营》到现在依然挺立,为什么没人问它怎么不迭代?“其实好的产品可以火很多年,实际上它一直在创新。”关正文见证了中国第一代综艺诞生至今的风云变化,他先后成功制作了《汉字听写大会》《成语大会》《见字如面》《一本好书》等热播综艺。“其实我当时并没有完全意识到是在做什么形态创新,但我知道,要逼着自己去做以前没做过的事情。”

乐正传媒副总裁彭侃也谈到,综艺的创新一直在不断发展,如今国外值得引进学习的节目模式越来越少,逼迫我们加大自主原创的力度,比如文化类节目模式的创新,现在国内的综艺节目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。

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饶曙光在论坛上提出,综艺的模式和电影的类型类似,内容决定了基本的形式,与其更强调研究内容,不如研究观众。比如年轻观众喜欢电影弹幕,因为在单位时间内能够获得更多的信息量,这对综艺制作者来说是一种启示,综艺制作也要注入更多的知识量。这个观点和关正文不谋而合。关正文就很爱看弹幕,他发现,在那些只提供浅娱乐的节目里,越来越多的弹幕在毫不掩饰地表达不满。

对此,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视听传播系主任高贵武表示,浅表的娱乐固然是观众需要的,但如今触及文化和生活的综艺越来越受到欢迎。综艺荧屏从最初的扎堆办晚会,到后来的真人秀节目风行,再到现在许多综艺节目主打的“文化牌”,文化搭台、综艺唱戏可能成为2020年的新趋势。本报记者邱伟